然而

2017-03-26 08:59

此外,公众最大的质疑还在于这一禁令背后,有没有撇清自肥与寻租嫌疑。强硬的“许可证”制度很容易让人误解为排斥竞争、垄断经营、收缩市场的霸王条款,因为政策的最大受益者恰恰是所辖管领域,是传统电视电影播放机构的商业利益。更为重要的是,守法经营的视频网站必将因此面临巨大困境,公众也要扭转长期的欣赏习惯,甚至要支付更昂贵的成本。

“禁播”之后如何“善后”也是网友质疑的大问题。一旦网络传播也要有“许可证”,则意味着网络影视视频甚至要比电视更为滞后。因为电视台一般在购买了影视剧播出版权后,出于收视与广告考虑,只有等自己播完,才会丢给网络。如果网络视频的功能沦为炒电视的剩饭,最后的结果就是3亿网民只能都被赶去电影院或电视机前候着。电影票价高昂,电视广告泛滥,公众免费而连贯地欣赏世界影视作品的那一点念想,一下子被一纸禁令踢成遥远的梦幻。

客观而言,广电总局的禁令有其积极一面。比如争议焦点中的热播外剧,大部分未经许可,由热心网友义务上传,依据相关版权法规,多有涉嫌违法之处,禁令有助于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然而,公众的质疑也不是没有道理:打击色情、整治低俗可以理解,健康向上的外剧为什么也要一并禁掉?如果是为了保护知识产权,为什么又要以“许可证”作为限制门槛?事实上,有些影视剧虽非正式引进,其实已经过了版权保护期;至于那些最新的欧美剧,多数作品为了回避国际公约和我国著作权法有关规定,也注明了“仅供个人学习、研究,观后24小时内删除”字样。

国家广电总局日前出台加强互联网视听节目内容管理的相关规定:“未取得许可证的电影、电视剧、动画片、理论文献影视片,一律不得在互联网上传播”。禁令传出,一石激起千层浪。在国产片如何拿证都成问题的网络视频领域,这则禁令的出台无疑表明,网友免费“抢鲜”在线欣赏外剧的日子已近“大限之期”。

一项公共政策出台,即便动机良好,也要经得起程序与目的的考量。作为决策者,更当撇清利害关系,以保证政策的公平性与正义性。“网络禁播无证影视剧”政策,事关公众切身权益,不应绕开听证程序,需要各方利益公开公平博弈,而不该任由一方自说自话。

前两天,广电总局会同电信管理部门,关闭了162家传播淫秽色情和低俗内容的视听节目网站。此举规范了互联网秩序,给网络信息发布者的欲望设界,为网民权益护航,赢得一片赞誉。然而,网络禁播无证影视剧的消息一出,立时引发舆论反弹,有门户网站数千条留言近乎一致地表达了质疑与反对之声。公众最关心的还是以后能否免费看到网络热播的外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