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发之前

2017-03-15 09:02

多名内部证人的证言称,12月上旬,在郑小梧的指挥下,该科分为三个组,三个副科长各带一个组,三个关员分别担任组长,并各自安排人负责联络“水客”车辆,收取好处费。给好处费的时间也形成一定的规律。同时,郑小梧将走私资源进行分配,副科长卢某就分到约20辆走私车资源。

走私车辆究竟要如何来缴纳保护费?以走私客深圳市盐田区海山街道海景居委会副主任陈建华为例,根据检方指控,其是在2013年10月开始通过行贿来走私。经旅检四科负责人郑小梧同意,他利用一辆小轿车和一辆商务车出入沙头角边境特别管理区,违规超量运载日用杂货,并按照商务车每车次1500元、小轿车每车次1200元的标准行贿郑小梧等旅检四科关员。

当然,海关领导也有介入放纵走私。如2013年9月的一天,中英街内港货商店老板陈伟群,就给吴文奎4万元,让其关照不要查扣其车辆和货物。吴文奎指示郑小梧给予方便。

副科长卢某的证词总结称,该科的放纵走私是集体行为,每个环节都需要人配合。其中科长要同意和安排,副科长具有现场监督抽查的职责,现场负责的官员要具体查验放行。三者缺一不可。

根据统计,2013年12月2 7日至2014年1月1日短短六天内,陈建华共利用这两辆车出入沙头角边境特别管理区违规超量运载日用杂货56车次,向郑小梧等旅检四科关员行贿合计人民币65000元。

通过金钱购买来的官位和权力,自然急需要变现。陈锐全作为该关党组成员,除了接受下属郑小梧的贿赂,2013年12月,案发之前,还接受旅检四科主任科员沙某行贿1万元。

副科长卢某就称每次分的钱,都是由其他同事拿来,用信封装好,信封上面有时候写了卢某字样,有时候里面会有纸条,标明放纵了多少车次,车次后面会乘以“300”字样。卢某推断,他从每次放纵一辆车走私分得的赃款为300元。

根据该科副科长卢某的证词,郑小梧担任负责人后,就开始统一安排放行走私车辆,并安排指定人员收取好处费。

南都记者尚未获得全部走私车辆的数据,不清楚全部涉案金额。但从南都记者获得的几份黑金分配名单来看,普通关员到副科级领导,一月黑金进账都在三四万元左右。

究竟要如何关照这些严重超量运输港货走私的车辆?关员黄某的证词称,查验通关时要放松查验予以放行。

郑小梧则是向走私客收取贿赂,放纵走私。中英街一半是深圳,一半是香港,内地人持证进入,通常游客每次购买的生活用品不能超过3000元,当地居民每次购买携带的生活用品不能超过500元。

机动副科长胡某则在证词中证实这一说法,说通常一辆车一次收费1200元,副科长每次分300元,现场执法的人员每次分500元,其他分给谁,胡某的证词中没有提及。

副科长卢某称,在2013年12月分组之前的几个月,他陆陆续续分得约3万元。12月分组之后,黑金暴涨,当月中旬和下旬两次共分得4.29万左右。

普通关员黄某也称,12月份之前的几个月,只分得五六千元,12月份当月则陆陆续续从组长沙某手中分得3万元左右。

机动的副科长胡某则是在所有副科长不在岗时,代为履行副科长职务,可谓是到各组打游击,分配就不是太稳定。他的证词中说,12月之前的几个月才分了8000元左右,12月份当月则从不同的两个组分得将近3万元。

一直以来,该地都是内地人选购价格便宜质量有保证的香港生活用品重地,同时该地也是香港向内地走私的重要通道,几乎年年有大型打击走私行动,但是屡打不绝。

该科一名机动副科长胡某2013年8月才从其他科室调到旅检四科。他刚一来,就了解到科里有收好处费安排放纵“水客”利用车辆超量拉杂货的情况。“邓永红告诉我,这是科里的惯例。”

另一关员黄某的证词更为明确,2013年5月郑小梧开始主持工作,7月开始,科里安排邓永红(音)担任总带班,邓永红向科里每个人发出需要关照的车牌号,并由邓负责与走私客联系,收取好处费。

不过,好景刚刚到来,开头的一幕突现,沙头角海关旅检四科集体放纵走私戛然而止。据悉,目前吴文奎受贿案,陈锐全受贿、行贿案均已开庭审理。走私客陈建华涉嫌走私案亦两次开庭审理。五名海关官员涉嫌放纵走私案则仍在审查起诉中。